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 报纸杂志 >

《南方日报》:“创客之城”迎国际创客盛宴FAB12

日期:2016-09-01 16:57:58来源:编辑:admin


在“众创、众包、众扶、众筹”之风蓬勃之时,“创客之城”深圳迎来了国际最前沿的创意盛宴——8月8日至17日,由深圳市人民政府、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比特与原子中心、国际微观装备实验室基金会主办,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承办,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深圳开放创新实验室、中芬设计园协办的全球微观装配实验室第十二届国际年会(FAB12)在深圳举行。

64个国家和地区的2000名创客们聚集深圳,通过举办学术工作坊、高峰论坛、户外FAB之旅等活动共同研发升级FabLab 2.0,加速推进全球创客的发展。

这是FAB年会在中国的首次亮相,它同时也彰显了深圳在国际创客版图中的重要地位。Fab Lab创始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比特与原子研究中心主任尼尔·哥申菲尔德教授认为,在互联网时代,每一个Fab Lab实验室以及多个Fab Lab实验室共同形成的网络正在展现出其强大的价值。而选择在深圳举行年会,尼尔·哥申菲尔德表示:“是因为深圳是创客团队的福地,它是全球唯一一个努力由产品的单一化生产制造成为制造业巨头的城市,它同时也是制造业产业链完整、设计行业和科技发达的城市,到目前为止中国没有一个地方在这方面能比得上深圳。”他称,未来将和深圳有多方面的合作。

 

国际创客大咖亮相年会

在赛格卖电子零配件的罗小姐发现,这几天来铺里询货、“淘宝”的国际友人越来越多,买家中时不时还有组团而来的。在赛格租货柜打拼了近十年,经历了近几年的华强北改造封闭修路的生意低迷之后,罗小姐意识到,新的商机似乎出现了。“最近老外特别多,生意还不错,为了做生意我还专门抽空去学了几句外语。”

谙熟市场规则的罗小姐对商机敏感,事实上,随着深圳全球“硬件天堂”和“创客之城”头衔的叫响,华强北成为越来越多国际创客的“圣地”,越来越多的创客希望能够借助华强北实现创意和梦想。热潮之下,近期深圳也迎来了全球微观装配实验室第十二届国际年会的举办。

何为全球微观装配实验室?在开放共享的互联网世界,人们建立了更多创客的“联盟”和“平台”,以便携手发挥更大的作用。由麻省理工学院比特与原子中心主任尼尔·哥申菲尔德教授构思的微观装配实验室(Fab Lab)就是其中之一。这是一个电子设计和制造的原型平台,能让任何人在任何地方制造出他们所能想象的(几乎)任何东西。这个环境提供了使用技术和数字化制造来进行创新和发明的工具和知识,从而创造改善世界各地生活和生计的机会。

目前,全世界87个国家有超过1000个微观装配实验室,形成了教育、创新和应用研究的全球性基础设施。它们大多是开放存取的开源公共空间,使人人都能接触到发明的工具。

而全球微观装配实验室国际年会(FAB年会)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比特与原子研究中心和微观装配实验室基金会共同发起的一项国际创客交流活动,自2005年来每年在世界不同国家举行,至今已成功举办11届。2015年6月深圳国际创客周期间,尼尔·哥申菲尔德宣布2016年第十二届全球微观装配实验室国际年会(FAB12)落户深圳。

2016年8月9日,第十二届全球微观装配实验室国际年会(FAB12)正式拉开帷幕。本届年会以“深圳:智造未来”为主题。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封昌红介绍,全球创客精英在年会期间将带来111场学术工作坊、22场主题演讲。

值得一提的是,22场主题演讲嘉宾囊括诸多创客大咖,包括Fab Lab创始人尼尔·哥申菲尔德、国际微观装配实验室基金会主席雪利·拉西特、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比特与原子研究中心非常规数字化制造工具开发负责人纳迪亚·皮克、全球最大供应链集团PCH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利亚姆·凯西、3D打印机开源之父阿德里安·鲍耶、著名美国骇客黄欣国、原美国国家宇航局肯尼迪航天中心沼泽工作室创办人菲利普·梅茨格、美国著名创客媒体《MAKER》杂志创始人兼CEO戴尔·多尔蒂、全球人道主义实验室首席运营官大卫·奥特、3岁制造内燃发动机模型的8岁印度小创客沙让·苏米什等。

此外,还设置17场户外FAB之旅,带领全球Fab Lab网络创客走访考察有中国硬件制造天堂之称的华强北、制造工厂、创客空间、全球最大的硬件创新孵化器HAX、设计机构等产业链条,展示深圳创客之城的魅力。

 

人道主义救助和生物科技成FAB新领域

FAB年会至今已经举办了11届,数量上也从一个实验室增加到近千个。在FAB1.0时代,人们制造机器。而FAB2.0探讨的是用机器制造机器。

尼尔·哥申菲尔德介绍:“FabLab 2.0是2016年年会的中心议题,普及数字化制造,使任何人在任何地方控制自己技术的未来一直是我们的工作重心,FabLab 2.0代表了如今Fab Lab发展的技术路线,它们会进行自我复制,会制造出我们想象不到的新型机器,制造的未来便深植于此,我们在FAB12期间组织的一系列活动,将向大家展示这个未来。”

智能穿戴、3D打印、机器人、无人机……指向未来的黑科技成为创客们首先探索的领域,而在此之外,国际微观装配实验室基金会主席雪利·拉西特称:“在思考FAB2.0的时候,我们想到的不只是制造的创新和经济方面的机会,我们也在思索如何将这些技术运用到一些公益事业,比如教育、医疗、人道主义等方面,通过教育感染更多的年轻人发展创意和动手能力,通过公益事业帮助社会发展。”

她介绍,2016年FAB实验室建立了全球人道主义实验室,它的目的是利用创新技术和Fab Lab全球联网的资源及时解决灾难危险,实施人道主义救助。“比如说某处出现险情或灾难,传统的自上而下的方式很难及时解决问题,但通过1000多个FAB实验室的网络,大家可以迅速根据需求提供可行的方法。”

在此次年会中,主办方特意展示了一个快速反应的情况下做出来的新马桶,以望解决灾区粪便污染滋生病菌的问题。除了一些比较实用的大型机器制造机制之外,雪利·拉西特介绍,FAB2.0里还有很多贴近生活的创造,比如足底按摩器,像日本小花园的设计,或者是让一滴墨水按照一定的路径行走的机器。“FAB2.0不仅是为了生产创造,还要为了让人们发现生活中的一些小小的美好。”

对于深圳创客们未来发展的方向,封昌红认为,首先是要凸显国际化,要与国际上创客集聚的地方有更多的联系和对接,让更多的地方和人们认可和接受深圳,让更多国际大咖来到深圳。

“有交流互动才会有新的发展,年会这几天,已经有七八个国际Fab Lab找我来谈合作。”封昌红介绍,此外,创客的业务方向要结合深圳的产业特征,包括深圳智能制造、可穿戴、机器人等未来产业。“尤其是生物科技,深圳有华大基因这个国际化的名片企业,Fab Lab在这个领域也可以有所作为。”

事实上,生物科技已是今年Fab Lab的一个创新的领域。深圳市开放创新实验室主任李大维介绍,生物科技是下一代的快速成长点,今年出现了好几个生物科技领域的工作坊。

在参加年会的工作坊目录中,笔者看到一个关于使用“细菌发电”的生物科技技术的创意。它采用了葡萄糖、果糖、蔗糖,甚至从木头和稻草中提取出来的含糖副产品的木糖等充当细菌发电的原料。这样脑洞大开的想法同样吸引了协会和深圳开放创新实验室的注意。封昌红表示,这是很有孵化价值的项目之一。

一名创客也向笔者讲述了他的创意:“我们平时坐的木头椅子是要用钉子连接起来的,一个木头分成好几段,我们可以想象把它看成一个整体,用改变树木DNA序列的做法,改变树木生长形状,让椅子从土里‘长’出来。”

 

工作坊展示让FAB走出实验室

经历了35年创新发展的深圳,在产业发展方面不断转型升级。封昌红介绍,目前,深圳已经从来料加工的简单制造迈向了以原创设计的创造转型,拥有完整的制造和设计产业链,越来越多的国际创客慕名来到这里,他们来这里寻找电子元器件、小批量生产、工业设计和高端智造。

活动期间,笔者在会场看到,在微观装配实验室社区,来自美国的兄弟俩吸引了笔者的注意。据介绍,哥哥是参加过多届会议的Fab Lab成员,弟弟是第一年接触到并喜欢上Fab Lab。他们认为Fab Lab最吸引他们的地方就是可以自己动手,发挥想象力和创造力做喜欢的东西。

哥哥说:“现在是一个工业自动化的时代,大规模批量生产同样的商品,让我们失去了体验自我创造的乐趣。在Fab Lab能重新满足在小时候天马行空的想象力,锻炼自己的动手能力。Fab Lab成员能做自己想做的东西而不用去专门的实验室,随着全球微观装配实验室的逐步构建与普及,不止成员,越来越多的人能够进入实验室,将自己脑海里的想法变成现实。”他们认为深圳是一个开放的城市,利于思想的交流和创新。

“深圳像一个硬件‘硅谷’,给创客们提供了实质的生产创新的设备及零件,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和孵化地。”一位来自英国的创客表示。

今年8岁的沙让·苏米什是参会的最小年纪的创客。他3岁便开始制造复杂内燃发动机模型;4岁时,乐高机器人套件又激发了他的想象力和兴趣。7岁时了解了电子和Arduino(一种开源电子原型平台)之后,沙让开始制造复杂的项目,如电子钟和智能安全带等。他告诉笔者,在深圳他“认识了很多有想法的朋友”。

“这次活动最大的特点是会场和展示都是通过工作坊的方式,让FAB走出实验室。”封昌红认为,与此前很多展示创客产品的活动不同,这一次通过工作坊的形式能够更好地让人们了解创客的需求,也让政府和产业界人士看到在Fab Lab体系下,国际一流学府麻省理工在个人创新方面的创造力。“Fab Lab承载的使命是让每个人都来做你想做的东西,动手创作并不只是工程师和科学家的专利,未来的科技化和智能化制造是可以由每一个人进行的。”

也正因为如此,FAB12年会特别设立了市民动手体验环节。在8月12日至15日举行的FAB12创新成果展暨公众开放日上,市民不仅可以近距离观看超能感应汽车、六足机器人、首台具有工业级精度的桌面机器人——Dobot机械臂、首个集成SolidWorks软件3D设计功能的3DWOX、展示土壤水分传感和节水的Fab Lab精细农业等一大波既专业又新潮奇特的创客设备和小玩意儿;还可以亲自操作3D打印机、FAB织布机、激光切割机等机器,动手制作丝印T恤、数字化制造灯笼、纸板屋、水果钢琴、数字小方巾等创意物品。

 

■观察

从“生产给大家”变成“帮大家生产”

随着工作坊、主题演讲、户外FAB走访等一系列活动的开展,尼尔·哥申菲尔德及其他国际创客真正感受到深圳的创新活力。尼尔·哥申菲尔德说:“我们的团队见识到了很多新鲜的东西,他们从没想过深圳的创客活动会这么火热,每个来参加的人看起来都特别开心。”

年会期间,各地的创客热衷于穿梭在华强北或者其他创客空间。他们在华强北“乐不思蜀”。“他们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太好了!(需要的东西)都可以买到!我们的国家没有这样的地方。’”李大维说。

在封昌红看来,“深圳之所以能够成为创客之城,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深圳拥有全方位实现从0到1的能力,不仅仅是产品可以快速从0到1,创业和事业依然可以迅速从0到1,失败了再从头来过。一个开放包容的城市当然是创新者的首选之地。加之这里拥有完整的产业链,可以进行小批量生产,工业设计水平领先,创投资金活跃,且政府政策推动积极,构成了深圳独特的开放创新生态体系。”

她特别提到了深圳市政府在营造创新、创客氛围方面的措施和扶持政策。“深圳市政府不仅举办了‘国际创客周’活动、成为‘全国双创周’分会场,还积极参与国际创客之间的交流和合作;在政策支持方面,深圳出台了《深圳市关于促进创客发展的若干措施(试行)》《深圳市促进创客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5­2017年)》等为创客创新发展保驾护航。”

这样开放创新的体系在FAB2.0时代更具优势。李大维认为,在过去几年,深圳更多提供了硬件,但现在深圳的能够规模化生产的放大器效果已经展现出来。

“FAB1.0的时代,实验室从一个变成1000个,但在Fab Lab实验室制造Fab Lab实验室的2.0时代,增长是每年翻番的。未来如果希望继续成倍增长的话,深圳产业链支撑的规模化生产必不可缺。”

李大维认为,从前Fab Lab是学术性研究,但现在如果要考虑商业化运用,也需要规模化生产,深圳的制造产业链条和市场是全世界创客商业化的跳板。同时,Fab Lab实验室已经不再只是单纯做少量的手工作品,更多时候要启动新的项目,比如全球人道主义实验室,需要迅速提出生产解决方案为受灾地区提供大量的产品,此时制造能力强大的深圳或许是唯一选择。

“深圳生产了全球70亿人80%的电子消费产品。这样的产业规模和基础,其他地方一朝一夕难以复制,更重要的是,它拥有的不仅是工厂、场地和机器,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深圳已经培养出一批人才。”

与从前国外创客到深圳来购买硬件的情况不同,现在,越来越多的国际创客把深圳当成了常驻地。封昌红观察,华强北里不仅“老外”多,像罗小姐一样学习外语的中国商贩也不在少数。“这些商贩在自身售卖的配件之外,还了解了产业链上的信息,在外国人买东西时还能告诉他们下一站去哪里买,甚至还能向外国顾客推荐他们熟知的深圳创客。

在全世界创客运动中,深圳的角色越来越重要。李大维认为,未来深圳会变成全世界创客聚集的宝地。“如果说从前深圳的发展是由全世界大公司过来让深圳企业外包和代工,那下一步深圳的驱动力来自全世界的创意想法来到这里寻求实践,Fab Lab来深圳的这个年会所代表就是如此,深圳要从‘生产(产品)给大家’变成‘帮大家生产’。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有想法的人来到深圳,因为他们知道深圳能够给他们带来什么。”

2017大展

中芬设计园

2016年深圳市工业设计专项资金申报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