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 报纸杂志 >

媒体聚焦 | 拥有越多设计师的城市,才是好的城市

日期:2020-10-13 16:02:56来源:编辑:admin

 

 
什么样的城市才是好的城市?
 
大气庄重的北京?时尚繁华的上海?创新活力的深圳?休闲安逸的成都?……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性格,有的狂野放浪,有的清新优雅,有的热情奔放,有的沉静内敛。
 
网络上,我们见过各式各样的排行榜:中国十大魅力城市、全球十大创新城市、世界十大宜居城市、国庆十大必去旅游城市……每个榜单不同角度、不同讲究,排列出来的自然也是不同结果。
 
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最好的城市。

 

 

01

可以没有首相,但不能没有设计

 
 

 

2300多年前,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说:“人们来到城市,是为了生活;人们居住在城市,是为了生活得更好。”

 

但“来到城市”并不等同于“生活更好”。在追求经济高速发展、物质极大丰富的同时,我们的城市也在发生着改变:道路更宽了,但交通更拥堵了;绿化更多了,但空气更污染了;城市更繁华了,但人与人之间更陌生了。

 

 

1918年11月7日,前清民政部员外郎、学者梁济问他正在北京大学当哲学教师的儿子梁漱溟:“这个世界会好吗?”

 

如果让我来回答,我一定会说——“会的,只要有设计师”。

 

纵观全世界,国际上有影响力的城市,无一例外都是重视设计的地区,这些城市的发展与繁荣,跟他们拥有大量的创意设计人才密切相关。优秀的设计,可以融入到各行各业,和产品、市场、服务有机地结合;创新设计能力的强弱,对城市乃至国家的整体竞争力都会产生重要影响。

 

20世纪80年代,英囯首相撒切尔夫人曾说:“英囯可以没有首相,但不能没有设计”。为了提振经济发展,英国高度重视工业设计,经过多年的引导与扶植,伦敦成为世界创意之都。

 

不仅是英国。德国的工业发展进入4.0时代,以设计为支撑;日本在上个世纪70年代快速崛起成为亚洲四小龙当中的佼佼者,得益于设计;韩国在上个世纪90年代走出金融危机的阴影,源于将设计列为核心战略。

 

设计在全球经济发展比重中越来越高,各领域对它的认识也越来越深刻,它对一座城市的重要性,已经不仅仅是文艺青年的喜好和偏爱,而是国家经济发展的需要,以及经济现实结构调整的需要。

 

 

当前的新一轮城市的竞争,本质上是新经济、新产业的竞争,设计不仅主导未来生活的审美,也在驱动着产业的升级、城市的更新、社会的创新。发展城市经济,必须大力发展设计产业,从这个意义来讲,设计已经是第一生产力。

 

上个世纪依靠矿产资源发展起来的城市,鄂尔多斯、大庆、大同、鹤岗等迅速地衰落,这些城市不仅是因为煤炭、石油资源的枯竭,更是因为城市精神文化的荒芜、创意设计的缺失。

 

苹果、戴森、特斯拉,每一个改变世界的品牌,靠的不仅仅是技术创新,它们之所以能影响一个行业、一个时代,都是因为对技术有着发明家一样的颠覆,同时对颜值有着艺术家一样的追求,工业设计无一例外都是这些企业的核心竞争能力之一。

 

 

02

拥有越多设计师的城市,才是好的城市

 
 

 

多走过几个地方,人们常常会有同一种感觉,现在的城市“千城一面”,南方北方一个样,大城小城一个样,古城新城一个样。一样的高楼、一样的街道、一样的广场,每一座城市都是大同小异,城市失去了个性、景点失去了灵魂。

 

高楼大厦、钢筋水泥的都市丛林,要么房价太高给人压力,要么容积太高使人压抑,唯有一样东西能让它们生动起来,那就是“设计”。

 

经济越发达,城市的设计师越不够用。穿衣不再是为了避寒,吃饭不再是为了饱腹,住房不仅仅是为了睡觉,换乘于各种交通工具之间也不再只是为了追赶时间……人们对便捷、舒适、美好生活的追求永无止境。人间值得,因为所有的产品都值得重新设计一遍。

 

 

不难发现,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旅游城市,无论是纽约、伦敦、巴黎等国际大都市,还是赫尔辛基、蒙特利尔、都灵等中小城市,都是著名的创意城市、设计之都。他们有一个鲜明的共同特点:设计师聚集、创意涌动。

 

在纽约,艺术展览数不胜数,有40340位全职设计师,3880个设计公司;

 

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地区有75000名设计师,大部分集中在墨尔本;

 

在洛杉矶,汇聚了24460位全职设计师,2358个设计公司;

 

在柏林,超过2400家设计公司集聚,每年产值超过4.2亿英镑;

 

在阿根廷,全国80%的设计产业都集中在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

 

在深圳,才建市28年就被UNESCO提名为“设计之都”,这里有国家级工业设计中心5家,市级工业设计中心41家,各类工业设计机构近6000家,其中专业的工业设计机构达500余家,工业设计师及从业人员超过20万人,全深圳有近4000个企业拥有自己的工业设计部门。

 

 

华为手机、大疆无人机、飞亚达手表、奈雪茶、猫王收音机、坚果投影仪、胡桃里音乐餐厅……这些风靡全国的品牌全都诞生于深圳;陈绍华、韩家英、王粤飞、张达利、毕学锋、孟建民、姜峰等设计大师也都在深圳。

 

“设计之都”与“美好生活”相对应的是,2020年7月6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发布“中国十大美好生活城市”榜单,深圳又是榜上有名。

 

有一个句子,怎么造都对。如果没有程序员,就没有现在的深圳;如果没有流水线工人,就没有现在的深圳;如果没有环卫工,就没有现在的深圳……这个排比句很长很长,直到厨师、媒体老师、TONY老师,但我仍然只想给其中一句加粗,那就是——如果没有设计师,就没有现在的深圳。

 

在深圳,有一份特别的菜单,它不属于八大菜系的任何一种,却能让每个市民找到属于自己的“菜”。这个菜单叫“深圳城市文化菜单”。1月新春关爱行动,2月国际魔术节,3月“一带一路”国际音乐节,4月深圳国际水墨画双年,5月文博会……11月深圳国际工业设计大展……12个月里,这座城市轮番上演着中国风格、深圳口味、世界色彩、国际范儿,每一个项目都有设计师的身影,每一个市民都可以免费参与其中。

 

如果说自然山水、道路、建筑都是城市的不动产,那么城市的文化、历史、品牌、技艺、甚至符号就都是无形资源,一个传说、一个故事、一首歌曲在设计师那里都可能转化为充满创意的产品。

 

近几年,仙鹤、祥云,水墨画、戏剧脸谱、中国结等国潮元素日渐受年轻人的追捧,李宁、回力、百雀羚、老干妈等越来越多的中国品牌走向世界舞台。坚持用工匠精神打造原创设计的新国货,不断撕掉中国制造“价廉质差”“老土过时”的标签,重塑国人对中国品牌的信心。

 

 

 

03

未来之城:属于设计师的春天

 
 

 

在买国货、用国货、晒国货的背后,我们看到了一届“万物互联“的设计师:在他们手里,故宫可以联名、颐和园可以联名、敦煌莫高窟可以联名……大白兔奶糖的香可以涂在手上,六神花露水的味可以揉进酒里,泸州老窖可以做香水,青岛啤酒可以做外套,冷酸灵和小龙坎可以推出火锅牙膏。

 

2018年,被认为是中国的 “国潮元年“,国潮风缘起于服装,逐渐延伸到科技、美妆、食品等领域,越来越多的老品牌找到了自己焕发新生的出路。无独有偶,也正是在这一年,一件看似和国潮毫无关联的大事正在发生:2018年10月18日,第一届河北国际工业设计周在雄安新区主会场开幕。

 

 

三年来,中国消费市场和全球竞争格局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更多的新国货品牌成为了国民品牌,中国城市也不再满足于“设计之都”,更要打造“未来之城”,历史选择了雄安。

 

 

要在一张白纸上绘出未来之城,需要城市设计、景观设计、建筑设计、工业设计、产品设计、空间设计等等,没有任何一座城市像雄安一样重视设计,也没有任何一座城市像雄安一样需要设计师。 

 

“国潮崛起”与“工业设计周”看似没有关联,但其实有着异曲同工的底层逻辑:以全新的中国设计引领世界风尚。从”贴牌代工“到”自创品牌“,从“注重实用”到“颜值正义”, 新制造首先得是新设计,中国的原创设计正在取代世界的来图加工。

 

雄安新区成立第一年,河北国际工业设计周第一届。这场活动由河北省政府主办,省工信厅、雄安新区管委会、河北工业设计创新中心承办,河北省委副书记、省长许勤出席并致辞。

 

雄安新区成立第二年,河北国际工业设计周开启了金芦苇工业设计大奖。这个对标德国iF、红点、日本优良设计奖、美国杰出工业设计奖的奖项,面向全球征集作品,目的是打造设计界诺贝尔奖,奖金池达430万元,最高奖金100万元。 

 

 

雄安新区成立第三年,第三届河北国际工业设计周聘请英国工业设计大师迈克尔·杨(Michael Young)担任总策展人,吸引了国内外352家企业携3000余件设计产品参展。

 

金芦苇至尊奖由河北省委常委、副省长,雄安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陈刚亲自颁发。陈刚在致辞中表示,金芦苇奖是一个向世界传达中国精神的金话筒,是雄安新区的一张新蓝图,一张新名片。

 

如果说国潮的突围,从侧面反映出中国人的文化自信得到了大幅提升,那么河北工业设计周的意义就不仅仅是吸引人才到“全世界最大的塔吊工地”来参与建设,雄安“千年大计”向世界输出的必将是中国设计、中国风格、中国文化。

 

 

而设计周,就是站在更高的维度去思考设计与城市、设计与生活、设计与产业、设计与人类的关系。用设计不断挑战传统的认知,推动产业升级、城市更新、社会进步。那些承载中国文化、有着中国特色的设计,既是优秀传统沉淀的结果,也是雄安将向世界递出的文化名片。

 

省长亲自督战,全省企业动员,工业设计在河北的推广凑效吗?三年过去了,一组数据或许能够说明一些问题。

 

2017年河北仅有20多家工业设计公司,到2020年,河北专业的工业设计公司已经超过300家。

 

2017年,河北省仅有1项红点奖;2018年以来,河北设计作品已累计获得37项红点奖、iF奖等国际知名设计大奖,2项产品获得2018年中国工业设计奖金奖。

 

还有一个数据。

 

河北有一家生产锅具的企业,同样的材料和质量,自己售价两三百元,给国际知名品牌代工,人家一件却能卖3999元。

 

近两年,这家企业通过引入工业设计,成本只增加了一点点,但在网易严选、小米的销售平台上,价格已经从两三百元卖到了799元。

 

同样的故事还有很多。河北清河的羊绒制品已经达到了世界名牌爱马仕的工艺标准,但是过去的品牌形象很土,缺乏价值感。引入设计团队之后,他们首先把logo改了,然后重新设计了包装。原来只卖三百块钱的东西,现在售价2000块钱。

 

作为传统工业大省,像锅具、羊绒这样的传统制造企业,河北有21万家。机械装备、电气电子、生物医疗、纺织服装、文化旅游、皮革制品等传统产业,都急需通过设计+科技、设计+品牌、设计+文化等模式解决产业层次偏低、产品附加值不高、结构性过剩等发展问题。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承办方之一的河北工业设计创新中心,自带“深圳基因”和“设计天赋”,它是河北省工业和信息化发展研究院携手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SIDA)于2017年共同成立的专业机构。

 

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成立12年来,每年通过举办国际工业设计大展、国际创客周吸引了众多设计机构落户深圳,并且带领全球的创客集聚深圳。协会以“引进来,走出去”为路径,以“设计是产业链最高端引擎”为立足点,与全球三十多个设计先进城市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以深圳为样板,中国工业设计从跟跑到并跑,乃至领跑世界。

 

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自2015年起承办全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动周暨深圳国际创客周,李克强总理在参加2016年双创周深圳主会场时,曾给予高度赞誉:超乎预期,难以想象。

 

 

雄安新区作为科技之城、智慧之城,将为人类未来的发展方向而探索,大量的改革创新举措将在这里先行先试,为解决大城市病提供“中国方案”。雄安要代表中国未来、引领世界潮流,离不开深圳的先行和示范。

 

河北工业设计创新中心主任、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会长封昌红作为工业设计扎根雄安的见证者,自2017年踏上河北这方土地,从创建河北工业设计创新中心,到推进河北工业设计周的举办,梦想就是把深圳的理念和经验带给河北。

 

她多次对媒体说:深圳是中国的第一个设计之都,人们在那里看到了设计的曙光;雄安是中国第一个未来之城,人们将在这里看到中国设计的未来。

 

80年代看深圳,90年代看浦东,21世纪看雄安。

 

公众所看到的一切,都必须由设计师先在草图上画出来。千年大计、国家大事,这是国家赋予一座城市的使命,也是时代给予设计师们的一次机会。

 

我们拭目以待,世界将通过雄安设计读懂一个更好的中国。

 

*文章转载自凤凰网财经

作者:许浒传

 

 

2017大展

2016年深圳市工业设计专项资金申报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