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协会动态 >

40年的深圳 30年的我

日期:2020-08-27 09:41:42来源:编辑:admin

 

 

 

 

1990年,那是一个秋天。我从湖南岳阳来深圳寻梦,停薪留职,义无反顾,那一年深圳十岁。
 
30年在深圳,若给40岁的深圳画个像,深圳就是一个创客,信仰创新,崇尚创造,乐于分享,任何时候都可以从0到1,从零开始再出发。
 
敢为天下先的先行,勇立潮头的示范,就是深圳。

 

 

工作从0到1

从湖南岳阳走向特区深圳

 

 

印象

 

 

初到这座城市,跟我想象中的并不一样。除了地标国贸大厦外未显繁华,尤其住的地方是在木头龙小区一楼停车库用板房搭的,我跟爸妈共住一间,晚上就用布帘子相隔,感觉环境远不如家乡。
 
直到父母带我去国贸旋转餐厅喝早茶,我眺望着远方,仿佛也看见了梦想。到了夜晚,更是另外一番景象,车水马龙,逛街的、宵夜的、跳舞的好不热闹,这个城市在繁星中忙碌,且高速运转。这样的场景,对于初来乍到的我来说还是有些惶恐的,于是,我在心里默念,我要努力,我一定要跟上这个节奏。
 
 

△在板房隔间宿舍里度过的第一个生日

摄于1991.8.17 深圳罗湖木头龙

 

 

速度

 

 

也许是因为我学的是计算机专业,找工作很快。一周时间一个人啃着面包坐着小巴几乎跑遍了整个深圳,最远的去到石岩,一路颠簸吐了好几次。印象最深的是去田面村一家制衣厂面试,那时的福田到处是农田,沿着窄窄的田埂走向村子里三来一补的厂房,不料一脚踩进泥坑,吓得哭了起来。后来这个地方,就成了我参与打造的国内第一个以工业设计为主导的田面设计之都创意产业园,或许就是冥冥之中的注定。
 
第二周我就收到了好几家的面试通知,父亲希望我去国企的下属企业,于是我选择了离家近的春风路一家汽配商场,开始了从0到1的无纸化进销存信息化改造。我既是程序员又是录入员,从早到晚,每天加班,第一个月工资400元,第二个月就800元了,第三个月1200元,我的工作很有起色,虽然很累但颇有成就感,涨工资真让我感受到了深圳速度和深圳的不拘一格。
 
 

△我的第一份工作,又当程序员又当录入员

摄于1990.10  深圳罗湖春风路

 

印象最深的是年底我拿了5000元奖金,是10元一张的厚厚大信封,回到家我就跟爸妈说快来数钱啊,我成富翁了!爸妈也特为我高兴,母亲跟我一起数钱,她忽然就流泪了,说:这都是你拼出来的!我每天搬着板凳坐在路口等你加班回来,旁边的士多店老板都陪我一起等,看见你安全回来我才放心啊!我也哭了,那一刻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魅力:只要付出就有回报,哪怕你是寄人篱下,也昂首向前。
 
 
义工

 

 

一年多的努力让我从三级公司转升到二级公司,入职全国第一个寻呼台公司电脑部,从副经理到培训部部长再到总经理助理。这期间我将户口迁来了深圳,成为了一名真正的深圳人。1995年我加入义工联,一干就是25年。成为第一批深圳五星级百名优秀义工,直到现在我都认为这是最值得我珍视的荣誉。
 
1996年我们招收残疾寻呼员的爱心举措上了新闻联播,爱心寻呼台帮助了30位残疾人就业并因此改变他们的人生,在他们身上我学会了刚强和坚毅。
 
“我的付出真的微不足道,而我获得的精神财富却是我一生的宝贵财富,令我终生受用!” 这句话是我在2007年第十一届十大杰出青年评选上的演讲,短短三分钟赢得多次掌声,感恩深圳,让我获得了这个至高无上的荣誉,那一年,我40。
 
1997年我调任翔龙寻呼台担任台长时就一直是义工队队长,我更喜欢这个职务。那时认识了丛飞,他当时是义工艺术团团长,几乎是光杆司令。我就带着我们义工队艺术团跟丛飞一起经常深入戒毒所、劳教所、敬老院、残疾人康复站等慰问演出。
 
1998年我们在莲花北康复站挂牌助残基地,每逢节假日我们都会跟康复站的朋友一起度过,直到今天从未间断过。虽然丛飞因为意外事故离开了我们,但他的奉献精神永存,他的女儿飞飞也是一个非常有爱的好孩子,康复站的残疾朋友也都成了我们的亲人。
 
 

△与莲花北康复站残疾朋友一起过圣诞

摄于2003.12.24 深圳福田

 

 

△与丛飞一起做义工

摄于2004.12.25 深圳福田莲花北残疾人康复站

 

△与莲花北康复站残疾朋友过中秋节,

摄于2005.9.15 深圳红树林

 

△小小义工邢熙静,飞飞接过爸爸丛飞的班

摄于2019.7.9 深圳

 

爱是可以传递的,送人玫瑰,手有余香。在深圳,每十个人里就有一个是志愿者,志愿者之城彰显了城市的温度,正是这样的温度点亮了城市之光,温暖着每一个深圳人,也让每一个来到深圳的人,感受到深圳这座城市的暖心之处,发出“来了就是深圳人”的共鸣。
 

△电影《因为有爱》首映式,有幸成为三个人物原型之一

摄于2001.3.23 深圳

 

△深圳十一届十大杰出青年评审会获奖现场

摄于2007.12.6 深圳

 

 

行业从0到1

从电子通信走向工业设计

 

 

从1992年到2005年间,我经历、参与和见证了寻呼行业的兴衰,BP机被手机替代,行业在迭代,城市也在迭代。日新月异的手机行业催生了工业设计的从0到1,华强北因此热闹非凡,电子信息零配件应有尽有,全球电子产品超过80%在深圳制造。
 
与此同时,由于全球金融危机、文化沙漠、产业外迁的影响,一篇《深圳,你被谁抛弃?》的文章一经发出便引发广泛热议,把这座城市置于艰难境地。深圳没有退缩,整个城市又开始从0到1。“文化立市”战略为城市打开了一扇拥抱世界的窗,“两城一都“的路径让越来越多的来深建设者有了归宿感,而我也是在2006年投身于设计之都建设当中,开始了从0到1。
 
2008年,深圳成为中国第一个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设计之都称号的城市,我的职务也从CEO到了行业推手秘书长,肩上的担子无疑更重了。作为行业推手,如何让行业强大起来?是职责也是使命。我认为唯一的出路就是国际化,六个字“走出去!引进来!”。SIDA(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成立的第一年我们就在宝安区举办了每年一个国际主题的中国(深圳)国际工业设计节,牵手了香港、台湾、新加坡、芬兰、丹麦、瑞典、美国、德国、法国等十余个设计发达国家和地区,推动了深圳与赫尔辛基建立友好城市,双方在深圳设立了中芬设计园,如今已成为深港科创合作区里的知名园区。作为一个国际化设计创新集聚区,接待中外政界商界及业界参访团逾10万人次。
 

△中芬设计园开园

摄于2014.11.28 深圳福田

 

 

城市从0到1

从山寨之城走向设计之都

 

 

九年前,深圳设计首次代表中国闯进被誉为世界设计风向标的伦敦百分百设计展,开启了中国参展的零的突破,在此之前这个展从来没有中国人的身影。
 
这个突破我们花了整整两年时间,中间经历了很多波折。第一次申报,我们被评审委员会告知:你们中国只有山寨,没有设计!NO DESIGN,JUST COPY!我们被拒绝了;第二年我们继续申报,还是同样的理由被拒。于是我们把评审团请到深圳,通过实地考察,把从申报材料到设计优化的每个环节全面提升。我们的执着和坚韧最终感动了评审团,那个从0到1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更是一段脱胎换骨的经历,它让我们强烈意识到,原来设计可以融入生活,设计可以带来全新的“商业原型”。它同时也给了设计师们一个全新的视野,设计师们参展结束回国后纷纷开始拓展全国业务,从作品到产品,从产品到商品,以设计的势能带动着整个珠江三角洲制造业转型升级,这个长达9年的影响蔓延至今,就像咱们每天看到的层出不穷的新品,几乎都出自工业设计行业人之手。
 
那一年,深圳30岁,我来深圳20年。
 

△深圳设计首次参加伦敦百分百设计展

摄于2011.9.22伦敦

 

这个先行故事还有升级版。三年后深圳设计在欧洲唱响,商务部主动来深圳找到我们,于是深圳展区升级为中国馆。2013年起,深圳出台《促进工业设计发展的若干措施》,并开始打造属于自己的全球规模最大的国际工业设计大展,而今已经成为了全球工业设计第一展,尤其是2014年世界设计组织的秘书长来深圳参加第二届工业设计大展,我们建议在全球化万物互联时代应该修改工业设计定义,这个建议被采纳后,包括我们在内的全球100多个设计组织都参与了新一次的修订,2015年全新的工业设计定义诞生了,这是继1980、1996后的第三次定义,而这一次定义的起源是在深圳。设计之都,让深圳这座城市更有远见。
 

△伦敦百分百设计展 深圳展区升级为中国馆

摄于2014.9.18伦敦

 

 

创客从0到1

从深圳创客走向全国双创

 

 

△”与深圳同创造”首届深圳国际创客周 闪耀纽约时代广场

摄于2015.3.15美国纽约

 

2012年我们开始推动创客发展,让设计师与工程师牵手,设计工作室与创客空间链接,科技插上了设计了翅膀,让产品从0到1,变得更加有颜值,有温度,有卖点。
 
2015年,”Make With Shenzhen 与深圳同创造”的广告闪耀纽约时代广场,吸引了全球创客的目光。这一年,深圳在全国出台了《关于促进创客发展的若干措施》,举办了首届深圳创客周,发布了《全球创客深圳宣言》。
 
尤其是2016年第十二届国际微观装配实验室全球年会FAB12引来了全球700个FABLAB云集深圳,那一年全国双创周的主会场就设在深圳,每天超过十万人来深圳湾创业广场,整个城市因创新而沸腾,李克强总理以“超乎预期,难以想象”八个字为深圳双创点赞,让深圳成为了全球瞩目的创客之城。我们再也不用羡慕旧金山的空气中能闻到创新的味道了,我们也永远忘不了来自国际上的行业领袖与知名创客们对深圳十万工业设计师予以的掌声。
 
两个小故事至今记忆犹新,一个是FABLab创始人尼尔教授把全球年会首次落在中国深圳举办并为深圳山寨摘帽正名。记得那是2014年市领导带队去巴塞罗那出席FAB10年会,了解到两年后的FAB12年会可能会放在中国的上海或深圳举办。我当时毫不犹豫找到了尼尔教授并介绍了深圳的创新生态和创客氛围,并邀请他来深圳。五个月后他带着团队来了,他爱上了华强北,他说在美国从创意到原型需要至少六个月的时间,而在深圳只需要不到两周,因此他说外界说华强北山寨是不公平的,他认为这是快速微创新,是深圳为加速全球创新提供了舞台。深圳行让尼尔教授决定了FAB12就在深圳举办,2015年我带领团队去麻省理工参加授旗仪式,波士顿刮起了深圳创客旋风。2016FAB12年会年如愿以偿在深圳举办,创下了年会史上规模之最,影响力之最,尼尔教授跟时任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说:深圳是唯一全球范围内创新,产业链最完备的不可复制的城市!
 
正是这样的底气我们又迎来一个第一,2019年第三届UNLEASH全球青年创新集训营活动首次在中国深圳举办,来自全球1200个创新精英集聚深圳,为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贡献智慧和解决方案,这是汇聚全球创新力量为世界赋能的深圳格局和深圳担当。
 
 麻省理工大学FAB11大会上授旗仪式
摄于2015.8.8 美国波士顿

 

 UNLEASH全球青年创新集训营开幕式

摄于2019.11.6 深圳南山深圳湾

 

2016年,承办全国双创周深圳主会场,真是“责任重大使命光荣”,每天早八点晚九点的筹备工作部署会上我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八个字。其实双创周八个活动中的主题展示区域只有450米长,而我每天都要走无数个来回,每天超过2万步,终于在髌骨骨折尚未完全痊愈情况下再次复发疼痛难忍,只能坐着轮椅指挥了。
 
“轮椅双创周”让我更加坚强坚韧。尤其是在距离开幕的那一周几乎没有合过眼,那时累得简直都不敢靠着墙,因为一靠就会睡着。当听见苹果CEO库克为深圳点赞,当听到马云、马化腾为深圳点赞,当听到无数创客为深圳双创点赞时,我的一点点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呢?
 
双创周的经历令我终生难忘,正如国家部委领导对我说的,这是我一生中不可求的实现人生价值的难得机会,让我学会了更加坚强。我的字典里没有退缩,只有前行,成功没有捷径,唯有,拼尽全力!

 

深圳晚报跨版头条全国双创周深圳主会场开幕

摄于2016.10.12深圳 新华社提供

 

 

设计输出

从先行到示范

 

 

十年磨一剑,十年没休过假。让深圳设计代表中国设计从跟跑走到并跑阶段,是一件特别荣耀的事情。下一个十年,迎来了新使命,那就是引领。再次从0到1,从先行到示范。
 
2017年,我带着团队,从深圳到雄安,从特区到新区,从政策规划到营造氛围,从产业对接到载体建设,深圳设计点亮未来之城,为被誉为“千年大计、国家大事”的雄安新区赋能。我们创作的二个“我来雄安了”成为网红,一个是雕塑成了网红打卡地,一个是歌曲成为“央视70周年一首歌一座城”的入选歌,这也是我人生中写歌的从0到1。
 
2018年,我们承办的首届河北国际工业设计周得到国家工信部和河北省领导的高度评价,被雄安领导点评为设计周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里程碑。尽管在活动筹备期间我失去了我最爱的父亲,但我相信他老人家会为我而高兴的,父亲生前总是对我说:”一定要成功!你代表的不是你自己,而是深圳。”父亲给我的最后一个生日礼物是一句话:创新创新再创新!起点起点再起点!
 
2020年极不寻常,设计行业十分艰难,但是,即便在疫情期间,我们承办的金芦苇国际工业设计奖首届征集数量就打破了世界记录,无论是石家庄的HIDC(河北工业设计创新中心)还是雄安的XIDI(雄安新区未来工业设计研究院),无论是秦皇岛的中瑞设计港还是在江西的JIDC(江西红品创新设计中心),我们打造的每一个载体都已成为当地转型升级和转变创新观念的强大支撑,这个示范效应绽放的依然是深圳敢为天下先的城市之光。

 

△”我来雄安了”雕塑成为雄安地标,网红打卡地
摄于2019.11.12 雄安容城
 

△与父亲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生日
摄于2017.8.17 深圳

 

2020年5月,我们在青岛城市原点的广兴里老里院打造了QIDC(青岛工业设计创新中心),几天前上了新闻联播,老里院焕发出新活力,如今那里成了青岛人的网红打卡地,这是我们示范青岛的缩影。“南深圳 北青岛”已经成为当地人的最得意的网红词。

 

△石家庄、江西、定州的工业设计创新中心、秦皇岛的中瑞设计港、雄安的未来工业设计研究院

 

改造后的老里院,QIDC青岛工业设计创新中心

摄于2020.5.28青岛

 

 

世界从0到1

从设计新生走向设计灯塔

 

 

2020年7月,我当选SIDA会长,迎来新使命。双区驱动下的深圳,我们要以更高标准更大格局让设计为城市赋能。带领行业成为”设计灯塔”是我们的目标,“设计新生”是初心,“和而不同”是格局,全球化、平台化、品牌化是战略。3+3的生态体系是路径,打造点线面三个平台三个载体,其中三个平台指设计研究院、设计基金、设计云平台,三个载体包含设计创新中心、设计学院、国际设计生态城,为产品、为产业、为城市赋能,我希望以这样的蓝图构筑起新SIDA的新未来。

 

若说洞见未来,我认为设计5.0的时代一定会到来。那个时候,人人都是设计师,只要有想法就能在云上设计出来,在社区里制造出来。在万物互联的时代,整个城市会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设计中心,而城市里的每一个人都是设计师,为美好的生活而设计,为可期的未来而设计。

 

 

城市迭代,从0到1

世界迭代,从0到1

 

 

30年在深圳,特别想对40岁的深圳说感恩,感恩这座城市予以我的机会,英雄不问出处,让我这个普通的外地人实现了人生梦想。我付出的真的太少了,城市予以我的太多了,让我从普通员工到CEO,从秘书长到会长,从市政协委员到省政协委员,每一步都凝聚着这座城市的包容——“容人”、“容败”、“容异”。还记得去年在人民大会堂领奖时激动地落泪时的场景,当《我爱你中国》音乐回荡,设计界70年70人捧着重重的奖牌饱含深情唱着这首歌,那个瞬间我特别想对深圳说:“我爱你!深圳!”其实,像我这样在深圳打拼的外地人有千千万万,正是他们如小水滴一般默默地付出才汇成了深圳奇迹的大江大海。

 

△荣获人民政协70周年70篇优秀提案《关于将设计融入社会民生,打造美丽深圳的提案》
摄于2019.12.5 深圳政协 
 

△深圳政协五届四次、五次会议与许戈辉委员联袂大会发言,为深圳设计鼓与呼
分别摄于2013.1.14 2014.1.22 深圳政协礼堂
 

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 中国设计70人特别贡献奖
摄于2019.12.12 北京人民大会堂

 

 

生命不息

奋斗不止

 

 

30年来,我跟所有深圳奋斗者一样每一天都在努力工作,不知疲倦。因此我的绰号挺多的:钢铁战士、拼命三郎、工作疯子等。总是有人问我为什么总是充满激情和干劲儿,我想说是源于心中的那盏灯:信念!心中有光,步履不停!我特别喜欢罗曼罗兰的这句话: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它们!
 
下一个十年,50年的深圳,40年的我。
 
下一个十年我依然会像今天这样,孜孜以求,生生不息!
 
深圳,会再次迭代,从0到1,以新奇迹,屹立在东方之巅。
 
 
              ——封昌红
写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
                         2020.8.26 于深圳福田

 

 

2017大展

2016年深圳市工业设计专项资金申报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