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设计达人 >

张帆 活跃在奔驰德国设计本部的中国面孔

日期:2011-07-07 09:09:30来源:精选编辑:eands

 “设计师是天底下仅次于上帝的职业,同样是创造。”这是张帆对自己职业的理解。

\

  张帆,这位从小就喜欢画画的四川小伙子,不到30岁就被全球豪华车三巨头之一——奔驰德国设计本部聘为终身设计师;宝马1系、奥迪A3的强劲竞争对手、上海车展上大杀菲林的奔驰A-CLASS概念车的外观设计就出自他之手。

  张帆的经历很简单:研究生毕业后直接赴德国,在奔驰德国本部一待就是8年,从一名普通的设计人员到外观造型高级设计师。

  张帆的经历又很不简单:曾经在名校执教与尚未确定的德国之旅之间纠结,最终为了梦想、破釜沉舟;曾经面对初入奔驰的莫大压力,无数个不眠之夜,一遍又一遍修改自己的设计直到满意为止;曾经用三年左右的时间即斩获奔驰的量产车项目,很多设计师穷尽一生都无法获得。

  在奔驰磨砺了8年的张帆在谈到设计时表示,设计本身是一个动词,要反复推敲,胶带贴线贴几十遍甚至上百遍基本都是家常便饭。一个好的设计必然要经过长时间的沉淀。

  曾经的宅男 酷爱画画

  很难想象今天面对媒体侃侃而谈的张帆曾经是一名宅男。

  1975年,张帆出生在四川康定,四岁的时候随父母到了雅安。从小就喜欢画画的他经常宅在家里,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已经把水浒一百零八将画了一遍。

  再大一点的时候,二维图画已经不能满足张帆了。张帆说,他曾经做过一个比较骄傲的事情就是亲手完成了一个布娃娃。不过,那不是一个普通的布娃娃。单说这个布娃娃的盔甲,是用一些废的皮子料做底,然后把几箱的汽水瓶盖锤平,剪成大约5mm×3mm的小块,每一小块上再用钉子钉一个洞,用铁丝把它穿上,钉在皮子上。这样的盔甲覆盖了肩胛、身上、腿上。这个时候,张帆也就刚上小学5年级。

  一直到高一,张帆才第一次接受了专业美术指导,一个从其他学校调来的专业美术老师组织了一个兴趣小组,也是在那时候张帆第一次开始画素描、画石膏,但就这样的专业培训也就持续了几周的时间。

  高三报考志愿时,虽从小就喜欢画画的张帆因为觉得美院专业课要求太低了,专业课还不错的他“觉得不划算”,最终报考了同济大学的工业设计。就在这里,张帆第一次接触到了汽车设计。

\

  酷派车身却配上了切诺基的格栅

  事实上,张帆在同济大学工业设计专业的5年间,学得很杂,包括产品设计、平面设计、甚至建筑设计都有所涉猎,张帆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以后会从事汽车设计。

  “因为汽车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产品,”张帆说,车身的体量变化很多,所以你要找准车的透视关系,要表现出来这种透视关系和正确的比例关系很不容易。中国当时并没有专家能够提供专业的训练,所以画出来的车很别扭,像个麻花一样拧来拧去的。所以,张帆一直都是浅尝辄止。

  真正跟汽车设计结缘是到第五年的时候。

  当时大众指派了一个德国的设计师KemensRossnagel到上海大众任设计部部长,负责组建一个全新的设计中心。这位设计师是一个很注重设计教育的人,最终由上海大众出钱,他和他的夫人给我们做指导,在同济大学开展了一个汽车设计项目。

  张帆回忆说,整个项目他参与了一年左右的时间,从最初的认识车型开始,到画草图、侧视图、透视图,一直到最终的模型,可以说,张帆在这里完成了其汽车设计的启蒙教育。

  不过,在一个汽车刚刚发展起来的中国,张帆对汽车的认知还很粗浅。张帆的毕业命题是2005年中国的家轿。张帆的作品整体看起来像一个酷派似的车身,但这样一个轿车前面却放上了切诺基的格栅。张帆表示,“因为当时我脑海里面就是所有的这种现实元素的写照,当时德国老师也没有说什么,他很尊重你的想法,他也理解这就是在我们脑海里面的东西,他也知道有些东西今后会慢慢改变。”

  缘结奔驰 激动得心口钻心的痛

  2002年,也就是张帆研究生第三年,一个对张帆职业生涯影响巨大、德国《Auto-motorandsport》杂志举办的汽车设计大赛开始了。此时,已师从中央工艺美院柳冠中教授的张帆在汽车设计方面的理论知识已有了明显提升。

  当年的竞赛主题是以本国为目标市场,设计一款能体现本土文化特色的汽车品牌,并依托该品牌设计一款面向年轻人、体现未来发展趋势的车型。当时,张帆自创了一个代表中国文化特色的汽车品牌——“东胜(EastScene)”;从诸多中国元素中提炼出一个像反过来的S但整个形象又像一个蟠龙的LOGO。

  说实话,张帆说,当时的设计手法和表现能力都还比较稚嫩,车型设计本身并没有太多可圈可点的东西。不过,他在提炼与展现本土文化方面的能力却表现得很突出,最终获得“最佳品牌设计奖”。更重要得是,张帆的设计引起了奔驰设计本部一位高层的关注。“他当时主动走到我面前问我毕业以后有什么打算,愿不愿意到国外的公司工作,我当时根本不相信。”张帆说,后来还是别人点拨我,说这说明他们对我有兴趣,我这才开始给奔驰投简历。

  这个过程持续了近1年。这1年中,没有奔驰方面的确定答复,而表现优异的张帆在40多个硕士、博士中脱颖而出,成为仅有的三名留校生之一。是继续等待不确定的奔驰之约,还是成为一名当时已是清华美院的教师,张帆很纠结。但最终,他选择了破釜沉舟,选择了坚守自己的梦想。

  工夫不负有心人。经过1年的煎熬,张帆终于等来了奔驰德国总部的聘书。“那一刻真是欣喜若狂,所有的等待瞬间释放,心口竟然有一种钻心的痛”,张帆有些激动地表示。

  对于缘结奔驰,张帆认为,对于一个设计师而言,多参加一些竞赛,理论结合实际是非常重要的。

2017大展

2016年深圳市工业设计专项资金申报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