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设计达人 >

汽车设计师曹敏:我在泛亚汽车里中心成长

日期:2011-09-15 13:50:35来源:《汽车商业评论》杂志编辑:eands

 “小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玩汽车,而且但凡有机会,我一定要坐到驾驶室里去摆弄摆弄方向盘什么的,哪怕是很破的卡车。就是比较喜欢。上学的时候也喜欢画车。”曹敏说。

  大学毕业后,学习工业设计的他并不想和大多数同学一样做平面设计或环境艺术设计,在大学主修产品设计的他坚持希望做产品设计。但当时没有很好的机会,于是,他选择进入一所大学教授工业设计课程,这是这所学校成立工业设计专业的第一年,1995年。当时人们还远没有预料到中国汽车市场会有今天这般蓬勃的发展态势,而汽车设计本身离他也还是相当遥远。

  1998年,曹敏抓住一次泛亚汽车技术中心有限公司招聘汽车设计师的机会,成为第一批社会招聘进入泛亚的设计师。

  当年同期前后进入泛亚的很多人到外面闯荡去了,曹敏却一直留在了设计部。在那里,曹敏迅速成长为一位成功的汽车设计师。现在他的头衔是泛亚设计部副总监、前期设计主设计师。

  2011年夏天,《汽车商业评论》记者在上海金桥采访了他,本期设计栏目为您描述这位小有成就的汽车设计师。

  偶然中的必然

  祖籍浙江湖州的曹敏,1995年从上海交通大学工业设计系毕业后,选择进入一所高校从事工业设计教学。他的兴趣在产品设计,选择在学校沉淀,可以专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边更新知识边做一些想要的研究。

  “做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自己需要提高,因为你给别人讲的东西是他一生的基础,责任重大,我好像还不具备这样的能力。”曹敏对《汽车商业评论》说,而他可以选择的路有两条,一是去国外进修,二是投身实战。

  曹敏选择了后者,因为他在教学的过程中发现,无论是理论层面还是技术层面,不通过实际操作无法提高。

在泛亚成长
在泛亚成长

  当时,赶上泛亚汽车技术中心面向全社会招聘第一批设计师,他说自己“贸贸然来敲了敲门”,没有想到“非常幸运的被录用了”。

  面试时,泛亚当时的设计总监看了曹敏的一些作品和绘制的一些车型图,之后出了一道考题——“中国将来需要一台什么样经济型的车子?”给他的答卷时间是一个礼拜。

  曹敏待在图书馆里一周,不仅设想了很多外形的概念和内饰的功能,更因为“经济型车”的定位而考虑到怎样节约成本。比如,车子的设计只有三扇门,左右侧车门一样,可以互换。类似的方案,他画了一个本子。

  设计总监说:“这你都想到了?”看完内饰后,他对曹敏说:“你来吧。”

  1998年6月,曹敏正式进入泛亚工作。当时,麒麟概念车项目的外形设计工作已经开始,内饰则没有。设计总监丢给曹敏一张内饰构想草图,让他根据低成本原则和用新材料开始内饰设计。

  麒麟概念车需要从零打造,从画草图、到建数模、加工数模、组装、喷涂、装车、细节装饰等,全部都由泛亚设计团队完成,当时泛亚设计部只有二十人左右,因此,几乎所有人都是全程参与,这对于曹敏而言是一个好的开端。一年的时间,相当于一次集训,“掉了一层皮”。

  当时电脑数量不够,需要分班使用。曹敏一直选择大家不愿上的中班,从中午到后半夜,可以安静的画图、建模。“跑出去的时候,夜深人静,马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有时我们会在马路上喊上两声”,曹敏说,那时泛亚还在宁桥路旧址,“那个房子我现在仍然挺怀念,有机会就特意拐一下看看。”

  “越是设计过程的前端,越倾向产品概念层面的设计,越往后则更多的是执行并优化造型方案。在执行的过程中,你要运用一个最佳的造型,来体现前面的思考和给出解决问题的答案。”曹敏认为,麒麟概念项目就是一个从产品概念层面的设计一直完成到执行最终造型方案的完整过程,这对于他了解设计流程,乃至对如今的前瞻设计都是非常有益的经历。

  麒麟项目结束后,曹敏还没有看到它发布就到美国去了,他遇到一件对自己生涯影响很大的事情。

  美国师傅

  1999年,曹敏得到了一个去国外学习的机会。一方面是因为泛亚需要培养一批中坚力量,另一方面,他的优秀表现让领导对他寄予很大希望。

  那是一个欧宝前设计总监主持的暑期实习生项目,也是通用非常重视的一个项目。这个项目通常会在全球选拔高年级大学生或研究生,了解通用浓缩版的开发流程,相当于培训。当年这一项目扩大化,除了学生,还选择了当时的萨博、泛亚、通用墨西哥工程中心的工作人员参加到其中。

  其时,通用有九大品牌,参加培训的人员分为九组,每组由一位老师带领,三个学员分别承担设计师、模型师和工程师的任务。每组负责为一个品牌打造一辆未来的概念车。

  最早时,会有人做研究和分析未来趋势,也就是前期背景输入,比如粮食紧缺、人口老龄化、第三世界、女性消费者等,所有人混在一起讨论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找到未来的商机;锁定一些主要的机会后,再看它们更适合哪个品牌。

  “当时讨论出一款适合新兴市场的车型,我想做这个概念,觉得它有很强的装载能力、非常低的成本,而造型很酷。”曹敏说。但由于其他同学也对这个项目感兴趣,抛硬币后,曹敏被“发配”到一个没人理睬的项目“急救车”,品牌是GMC。这个车型概念的前提是基于大家预测未来旅游业会比较发达,全地形急救的需求会上升而设定的。

  “这个切换挺痛苦,在新兴市场车型方面,我当时已经想了很多主意。”他回忆,很多团队的“孩子”玩得挺开心,周末会离开偏僻的工作室跑去芝加哥玩儿,而自己则憋着一口气,在工作室画了三天的图,“开始因为语言障碍很痛苦,但随着设计逐步展开,后来我一点儿不觉得枯燥,那十二周过得简直太带劲了。”

  十二周后,曹敏所在的项目组把东西拿出来时,大家都认为这是当时设计最好的一个模型,里面有非常多的设计细节,布置很好,甚至在工程方面也提出了一些创新,比如利用轮胎的二次充气,使车在雪地里方便转向以及通过设计类似于雪地履带的装置,使车真正具备覆盖雪地、沙地和山地的全地形能力。

  在某种程度上,这个项目就是通用选拔人才的一个过程,负责GMC的人立刻要求把曹敏留下来。“那边负责人说,人家是来培训的,你把人扣这了,怎么交代呢?”

  从一开始曹敏就知道这仅仅是一次概念研究,但既然有机会,就一定要把能想到和能做到的展现清楚。与他一同参加项目的学生,很多毕业自曹敏景仰的名校,但这个项目之后,经过自己的努力,觉得自己所做并不比别人差,他的信心极大地建立起来。

  项目后期,在泛亚设计总监的安排下,曹敏来到通用北美设计中心学习通用真正的开发流程。他当时所在的是上一代君越美国版项目,在外形设计、模型加工、总布置和型谱规划等团队内学习,并且跟随一位负责外形设计的设计师画了两周的图。

  那几个月,曹敏不但建立起信心,增长了见识,更看到了职业汽车设计师的工作究竟是怎样的。比如,通用各品牌都有负责人来讲自己品牌的定位、特点和品牌精髓,把一堆功能定位打造成一个品牌也是一种锻炼。

  曹敏后来又有多次到美国学习的机会。他参与了老君威的改款、老君越的全新设计和赛威SLS的内饰设计。这分别是中国本土设计师首次基于国际车型的改款及全新设计、中国设计师第一次参与主导豪华品牌的设计开发工作。

  其中,曹敏2004年带团队赴北美参加赛威内饰设计的外方合作团队中,内饰设计总监恰巧是1999年他跟随过的那位设计师,他们的合作非常愉快。

 锁定“未来”

  2006年,泛亚设计团队在曹敏的带领下完成的“别克未来-Buick Riviera”这一全球概念车的设计,成为泛亚历史上第一辆国际品牌的全球概念车,奠定了通用汽车全球别克品牌产品的新一代设计DNA。这个项目给曹敏个人职业生涯带来了很大影响,也肯定了泛亚在通用全球开发系统中的地位,使泛亚设计团队的整体能力和信心在短期内迅速提升。

在泛亚成长
在泛亚成长

  当时,通用已经酝酿了新一代产品,需要全新设计语言来支撑。曹敏所在的设计团队都觉得改变将要发生。泛亚争取到了设计一台概念车用以展示未来一代别克设计语言的机会,这对于曹敏和他的团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我们在设计这款车时,把所有历史上别克的车型全都研究了一遍,全部看了一次,哪一款是最经典、最漂亮的?这些车型里有哪些特质?为什么是这个样子的?”曹敏说,但又不能把这些东西再复制,只能作为一种积累存在脑海里,而在之后的创作时,线条和形状可能会有潜在的呼应。

  “Riviera”是别克非常经典的一款车型,一经推出就因新锐造型震惊了整个汽车界,现在世界上还有很多Riviera爱好者的俱乐部。泛亚之所以使用这个名字,意在创新的基础上向经典致敬,也意味着这款别克未来的分量。

  经典不仅意味着造型元素层面不会丢掉别克品牌多年来积累的精髓,而且要在是精神层面上有所传承和演绎,后者也更加重要。“我们希望真正打造别克将来的东西,而它是在延续别克经典的基础上创造新的经典。当新一代车子出来,你会感到新颖,同时还是觉得这是别克!”曹敏说。

  曹敏当时是前期设计高级经理,任别克未来主设计师。团队全部是本土设计师,外形设计师,内饰设计师,数字设计师各一位,还有几位模型师。

  “我们最后做了五个方向,是五种演绎,有的更加偏重于未来感,有的带一种传统和复古的感觉,有的强调运动感……其实我们把别克品牌里面可能会蕴含的元素都做了极致的尝试,看到底应该在哪个刻度。”曹敏说,最后需要由五个方向合并为两个方向,再由它们来确定一个最终方案。

  通用亚太区设计总监来评审,他认为五个方向都没有问题,但是这五个方向合并为两个后,他看了之后并没有感觉。总监的担心给泛亚设计团队带来了巨大压力。毕竟,这关系到项目是否可以顺利推进下去。

  亚太区总监给曹敏和他的团队一周的时间。“当时上海有一个峰会,周末不允许加班。我们当机立断跑到苏州太湖西山,在岛上关了三天,画了三天。”三天后,曹敏带着新的设计图回到上海,这次亚太区总监非常满意,之后泛亚在草图基础上制作了两个1:3模型,非常顺利的选了一个方向,于是就变成了今天的别克未来概念车。

  这个故事的下集更精彩。

  2007年4月的上海车展上,别克未来发布,通用全球设计副总裁威尔本上台表示“设计这款概念车,让我们意识到世界有多小。它无关东方、西方,无关美国或者中国,它就是别克”,用于解答大家“美国品牌为什么由中国团队来做”的疑惑。之后,曹敏上台则讲了一句话:“放眼于全球,设计于中国,这就是别克未来全球概念车。”意思是别克未来虽然由中国设计师设计,但不是仅仅为中国,而是为整个世界进行创造,有点中国创造的意思。

  应北美的要求,2008年1月,别克未来在底特律Max Fisher音乐中心举行了隆重的亮相仪式,它与Velite、Enclave、LaCrosse Super和 Lucerne Super等几款别克品牌极具代表性的经典概念车一起,共同演绎了别克的设计语言和品牌精髓。

  当时,威尔本、通用亚太区设计总监、曹敏共同发布了这台车,“这对于我们团队来说也是一件大事,毕竟走出国门、来到了北美的舞台,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的,担心大家对它的反响,但实际上这台车得到了北美车展观众的高度认可,出乎意料的好!”他回忆到。

  车展上,曹敏不断解释大家最关心的问题——这款车为何命名为“未来”。他说,拳王霍利菲尔德甚至还坐进这款车感受了一下。

  从麒麟到别克未来,泛亚的设计风格和水平不可同日而语,在这个过程中,曹敏和泛亚经历了什么?

  曹敏认为,首先是设计目标不一样,麒麟设计的重要任务就是验证通用开发的一款可以大幅降低成本和车身重量的新材料,因此,当时的很多设计需要考虑所使用材料的加工性能。其次是对中国市场的判断不一样,泛亚刚成立时,由于汽车并未在中国市场上普及,泛亚的发言权很小,当时更多是在做学习和尝试。而随着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一大汽车市场,泛亚的话语权也在增强。第三个原因则是,与北美别克车主的平均年龄是60多岁不同,中国别克车主更年轻,平均年龄大约为30多岁,并且现在的别克客户更加多元化,需求也在多元化,这就给了别克品牌发展的动力,设计语言也需要发生相应的变化和发展。

  愿景

  曹敏参与的新君威和新君越项目的全新设计是中国设计师首次从全新整车架构到产品设计数据发布全程参与主导。“团队在新君威和新君越项目的参与,我记得很清楚,在2005年时,我带了几个设计师在欧宝待了很长一段时间,那个时候我们有一个很大的团队在那边。”曹敏说。

  在“双君”的项目中,可以看到由别克未来上所展示出的别克新一代设计语言被应用在量产车上,比如瀑布式进气格栅、车身侧面非常锋利和动感的、被称作“双掠锋”的两条线,从侧窗过渡到后风窗类似于像快艇尾部一样过渡的设计以及灵感来源于游艇设计的悬窗等。

  最重要的改变还是形态,原先别克的车可能稍微方一些,现在形体都很饱满、具有雕塑感的,不同形体之间的穿插不生硬,体、面非常流动。线条也都很流畅、很自由,而非刻板和僵直,“我们就是想塑造一种很流畅,流动,非常优雅的线条跟面的感觉。”曹敏说。

  2009年在上海车展成功发布别克商务概念车GL8将别克新一代设计语言成功拓展到MPV上。

  而2011年4月上海车展上面世的“Buick Envision 别克愿景”概念车,则阐述了泛亚对未来SUV的一个设想。

  “我们现在看到的别克品牌SUV主要是体积较大的SUV,而未来别克更小型更高效的SUV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曹敏说。

  SUV的高离地间隙和高车身,并不利于其空气动力学性能;未来汽车的高效趋势需要更精炼的外形,而大家通常希望SUV有较大的使用空间;别克品牌的大气优雅气质与SUV的运动犀利个性……如何把这些看似矛盾的因素融合在一起?这是曹敏和他的团队当时面临的最主要的挑战。在愿景上,大家看到了泛亚对未来SUV的设想,这就是很多对比元素的和谐统一。

  曹敏对《汽车商业评论》解释了这款车的造型特点:“别克愿景圆润而流畅,又不失锐利,饱满的后尾造型确保较长的后悬,可以装很多的东西,而从45度角看又不会觉得非常冗长非常笨重,希望能够在实用性和运动感之间有比较好的连接。再比如,前进气方向有些向前倾斜,不但饱满有力,而且有一个最佳的进气角度,能够提升空气动力学的效用,同时,一些非常锋利的线条让人体会到这个车子的力量,可以感觉到它仍是有强大的通过能力。 ”

  “这台车代表的就是一个愿景、一个设想,将来真正产品出现的时候希望会感受它的影响。”曹敏说。

[上一页] [1] [2]

[1] [2] [下一页]

2017大展

中芬设计园

2016年深圳市工业设计专项资金申报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