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设计达人 >

李永铨

日期:2014-02-21 15:29:26来源:未知编辑:eands

 李永铨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这事儿设计界尽人皆知,他也一直被称为“Bad Boy(坏孩子)”。不久前开幕的“对话视觉——李永铨与设计二十年展”北京站在北京1+1艺术中心盛装开幕。我们采访到了这个“坏孩子”与他一起回顾了20年的设计之路,他在海报中用图形图像讲述的黑色幽默,以及他为品牌开拓的广大市场。

\

李永铨是一位疯狂的设计师,以视觉大胆和数量惊人见称,横扫香港、中国内地、日本和意大利市场,得奖总共超过450项,曾一次夺得纽约美术总监年奖共4个奖项,第一、二届全球华人大赛分别共获37及48奖项;还有,法国沙龙海报大奖、墨西哥海报金奖及香港艺术家年奖等,成为香港最具国际范的设计人。自1993年始,李永铨先后在日本大阪及东京创办设计事务,在日本两地双线发展,是唯一受日本市政府邀请参与设计“海都市”市徽之中国籍设计师,更被日本畅销杂志《Agosto》称为香港未来十年设计界新时代之代表。

\\

\\

以兴趣为职业是很多人的理想,年少时的Tommy也不例外。写作、电影、设计都是Tommy的心头好,而在体验过电影美指,音乐专栏作家和设计师这三个职业之后,曾经在香港理工大学就读Communication Arts(传达艺术)的Tommy最终选择了设计作最爱。“不喜欢电影业的集体作业,也受不了写作要承受的孤独寂寞。我做出这个选择并不是以前途为标准,而是哪个与自己的性格更匹配。一旦选择了,就不会改变。”Tommy说道。从入行到今日,Tommy在设计这条路上已经不知不觉走了三十多年。

Tommy对香港的设计颇有微词:“非常商业化、压力沉重、高速忙碌,索然无味的沉闷设计比比皆是。”于是,不甘于沉闷的李永铨从30年前就开始用他独特的幽默感设计出一幅又一幅让设计界莞尔一笑的海报。

\\\\

海报狂人黑色幽默

早前和创意人好友Stanley(黄炳培)在What’Next展览的对话中提及自己过去三十多年的设计路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十年的Tommy还是个“打工仔”,那时候的他非常迷恋海报设计。粗略计算,仅仅因为“好玩”两个字, Tommy迄今为止一共设计了100多张充满黑色幽默的海报,名副其实是海报狂人。从早期的Body Fashion(身体时装)、Black & White (黑与白)、Communication(沟通)、Jesus in Japan(耶稣在日本)、Superwoman(大女人)、到最近的百花齐放/死亡等作品,无论是否商业设计都让人印象深刻。在资讯过度泛滥的浸提,我们的眼睛似乎已经习惯了缤纷的色彩,上一秒钟看过的影像可能会在下一秒中就消失殆尽,根本没有经过大脑,于是,好的海报设计作品必须具有相当的视觉冲击力和震撼力才能让人真正记住。Communication(沟通)中用刺藤封嘴以示“沟通”无效,Superwoman(大女人)中用利器和柔美的女性身体作对比,Black & White(黑与白)中更把自己的头像也嘲讽了一番,百花齐放/死亡这个作品则是把灿烂的鲜花植物和珠宝给骷髅头装饰,让死亡带上一丝甜美的诡异。

Tommy与设计的不解之缘结与早年的《VQ》杂志。1993年Tommy着力开拓日本市场,1999年与日本Ading Co., Ltd.合作发行《VQ》杂志,这是亚洲唯一的原创视觉海报杂志。”What a crazy world!”(疯狂的世界)、”I wish!”(我希望)、”TV Culture”(电视文化)、”End of world”(世界尽头)、 “Game”(游戏)、”Visionary-mix”(空想家),《VQ》一共出版了6期,打破平面设计常规,混合了各种视觉实验元素,成为当时设计师手中必读的海报杂志,即使时至今日,《VQ》仍然是一众设计师心中圣经级别的读物。但最终Tommy还是结束了《VQ》的生命,并不是因为它没有生存空间,而是他看到了杂志作为一种媒介的传播局限性。媒介的影响力应该是跨越时间和空间的,新媒体的出现则满足了这个要求。Tommy跨界创办了网上创意电台Radio Da Da。这是香港唯一以创意为主导的网上广播平台,其涉猎的题材上至广告创作、设计信息、解构创作、设计动机、动漫界趣闻,下至经营创意、工业之道,并会有书籍评论和推荐,深受年轻人欢迎,现时点击率已经达到10万点。“在未来,Da Da会有更大的变化,绝对越来越好玩。”Tommy说道。从《VQ》到Radio Da Da,在不断变化的媒介中,Tommy好设计的心一直没有变过。

\

\

\

香港制造的品牌医生

每个成功的设计师和艺术家都很有性格,Tommy也不例外。年轻时候的他很执着,和客户开会沟通不顺的时候居然会拂袖而去,而后来的他在反思设计师和客户之间的关系之后,毅然辞职,脱离“打工仔”行列,正式“开档 ”做老板,成立自己的设计公司“李永铨设计楼”。“当时我最后一个老板曾经告诉我说给95%的自由做设计,而剩下的5%是他选择客户的自由,而我不可以干预,但我后来发现,其实那5%才是最重要的。”Tommy笑道。从此他走进了自己设计生命中的第二个阶段。自设计公司开业以来,Tommy都保留对客户选择的权利,这点无论在行内行外都是匪夷所思的,很多同行和客户在背后批评他“拣客”(挑剔客户)。但Tommy却不以为然,他认为自己不是挑剔,而是在选择合适的客户。因为由此至终,他认为成功的设计公司应该有自己的态度和宗旨,“如果明知道这样做不会成功,那么为何还要做?”Tommy坚信和客户的关系就像是伴侣一样,两人要有共同的理念才能看到成功的曙光。同时,他在同一行业中也只会做一个客户,永远不会帮助客户的竞争对手打败客户。在其新书《消费森林×品牌再生》中的一句说话足以说明一切,“客户同设计师的关系,有如跳探戈,他向前走三步,你只能向后退三步,他向后退四步,你就要赶快以自己的步调迎上前,否则一场舞就跳不成,反而会撞到头崩额裂。”

从1996年开始投身品牌设计的Tommy,至今已经成功塑造了众多知名品牌,地铁公司及九广铁路、港龙航空、美心西饼、one2free、bla bla bra、满记甜品、英记茶庄、“上海牌”手表和大益茶等,对新品牌的创造和老品牌的改造为他赢得了“品牌医生”的名号,成为香港炙手可热的品牌设计师。其中最令人津津乐道的非满记甜品的变身故事莫属。在广东地区,很多人都喜欢吃糖水,街头巷尾都有形形色色不同的糖水铺。在十多年前的香港,一个叫西贡的近郊地区,有五位曾经都是中学时代的同窗好友合股做起了卖糖水的生意,取名叫满记。开张不久,虽说只有一百平米的小铺子却吸引了很多顾客,其中包括家住在西贡的Tommy。在当时还没有专门卖糖水的店铺,而品牌连锁店的概念更是鲜有人知。而每天晚上几乎都光顾糖水铺的Tommy和老板偶然交谈之下,决定打造一出品牌变身记。和其他设计师不同,Tommy对品牌的打造并非单单设计一个VI或CI这么简单,一个成功的品牌首要的是对受众群有清晰的定位,知道谁是消费者这样才能稳稳地抓住他们的心。因此一开始的时候,Tommy并没有急于设计,而是做起市场调查,最终确定年轻人为主要消费群体,并在获得调研数据后才开始着手设计。针对年轻人的喜好,Tommy为满记打造了甜美的怀旧风格,把第一家连锁店打造出书店氛围的甜品店,大获好评。于是第二第三间甜品连锁店就陆续开张。但Tommy对品牌的挖掘并没因此而停步,当调查数据反馈消费者开始担心连锁店的数量会影响产品质量时,他决定把满记在香港岛的连锁店改名为“手造甜品”,并为其进行新的品牌设计,用小孩子的头像创造出甜美的感觉。在近年,Tommy更为满记设计出品牌代言人“甜品怪兽”,让“满记”这个家庭作坊式的牌子增添了更多的个性活力。时至今日,满记已经把连锁店开到国内和亚洲其他地区,共100间分店成为饮食业的佳话。而这一切都必须归功于成熟品牌系统。除了传统中式甜品,满记更发展出一条西式甜品副线100 Bites(咬),以100种西式甜品为主打的咖啡厅。Tommy式的黑色幽默在这个设计中表现得淋漓尽致,100位充滿黑色幽默的人物,配上不同形状的獠牙,与100 Bites (咬)的名称互相呼应,成为商业世界中一股“黑色”的清流。

Tommy的妙手不仅创造了甜品店的辉煌,更给老品牌带来了春天。香港传统内衣品牌“芳柔”内衣销量的不断下滑,为了力挽狂澜,Tommy没有如客户所愿,简单设计一个新的商标,而是重新打造品牌。经过调查后发现年轻女性经常喜欢约在咖啡馆,“bla bla bla”地谈天说地,于是把“芳柔”这个传统的名字改为青春时尚的“bla bla bra”, 并设计了一系列bra家族成员,有年轻乖巧的学生、有卖弄风情的辣妹、甚至还有猖狂不羁的囚犯,创造出了一个鲜活生动,却又残酷现实的“内衣城市”。从此bla bla bra摇身一变成为年轻女性追捧的内衣品牌。

谈及这些品牌的成功,Tommy直言一切皆因互相配合。设计公司不是帮主品牌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只有客户自身和设计公司的宗旨与能力三者结合才能最终获得成功。他曾经提出“冰山定律”,就是常人看到的大多是浮在冰面上的部分,而冰山下的东西其实更值得设计师去关注和挖掘。一个好的设计应该是从向下去寻找更大的空间和更新的概念开始。因而他早已不在着眼于产品在设计上所谓的概念和包装等外在的推广,而是试图通过品牌设计改变既定的商业思维模式,面对国内民族意识强烈的品牌,Tommy有一番自己的见解“过分标榜民族意识,把浓厚的民族色彩放在产品中,很容易沦为旅游纪念品。”当今市场上最受欢迎的品牌成功之道往往不单在于其出众的产品质量,而是其背后的文化象征,越是高端的品牌就越是如此。这不是一个消费产品的年代,而是消费品牌文化的年代,Tommy作为设计师显然是深谙此道。

\\

我们都是次品

所有熟悉Tommy的人都知道他除了创意无限以外,更是一个停不了的收音机,每天都有无数故事播送,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如果有一天他不做设计师了,一定是一个在榕树下讲古的讲古佬(讲故事的人)。其实这也符合他的性格和职业,一个好的设计师,必然是懂得沟通,懂得传达出一些特别的概念。而涉猎广泛,不只是在设计圈中困兽斗更是赋予了他多样的创作能力。

“我们都是次品。”Tommy语出惊人。这是他从电影《异形前传》(Alien)中得到的感悟。人都是有瑕疵的,不完美的,设计更是如此,年轻时候的他会追求尽善尽美的作品,但最终发现不能达到。可是,正是由于人和设计的不完美,才是我们不断追求完美的理由和动力。

回首入行的三十多年,Tommy对设计的爱依然没有变改。从一开始因好玩和兴趣走进设计圈,今天的他经历了过去岁月的历练和沉淀后,已经不再是因兴趣而设计,更多是为专业和责任而“设计”。这种转变不是能力的变化,而是对设计观念的转变。他深信设计师的价值在于其作品对市场的影响力。设计师应该发挥最大的设计效能,对社会的发展产生积极作用,设计应该是一个有文化价值的产业。所谓的“设计让生活更美好”是也。因此,作为一名设计师,Tommy坦然自己能否给社会带来正面影响比单纯作品赚多少钱有意义。

下一个十年,Tommy肯定自己会继续走在设计这条路上,心中那团热火至今仍未熄灭,将来会有更多新的创作,做回属于自己的创作。这就是Tommy Li,李永铨非常之设计道路。

2017大展

中芬设计园

2016年深圳市工业设计专项资金申报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