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 报纸杂志 >

《羊城晚报》:让世界看见中国的设计 ——专访深圳工业设计的推手封昌红

日期:2014-12-15 14:18:36来源:编辑:admin

已经连续多少个周末了,封昌红都没有休息过。半夜才忙完睡下,早上六点多又起来。第一届深港设计双年展刚刚成功闭幕,她又在为11月29日开幕的第二届中国(深圳)国际工业设计大展而忙碌。她就像个旋转的陀螺,理想不停工作不息。2004年以来,深圳市顺应全球“创意经济”的发展趋势提出了“文化立市”的发展战略,打造“设计之都”的发展目标。为此,深圳市已经探索出一条具有特区特色的崭新思路,而其中做出突出贡献的封昌红,也已成为深圳文化界不得不提的行业标杆。记者走进封昌红的生活中发现,她是一个为了理想从不放弃努力的,强大的小女人。

  

有民众参与,设计的土壤更健康

  

从六年前接手深圳工业设计协会起,封昌红就憋着一股劲儿——要让深圳的设计或者说中国的设计在国际上挺直腰杆!在深圳市经贸信息委的悉心指导下,在她的带领下,深圳市工业设计协会不断发展壮大。截至2013年12月,协会会员由49家迅速发展到近600家,成为国内首个加入国际工业设计联合会的行业组织。深圳工业设计协会还发起成立了全国首个工业设计产业创新联盟,全国首个体验设计专业委员会,家居设计专业委员会,深圳创新设计研究研院等,并成为德国红点设计大奖授权合作伙伴以及2011台北世界设计大会战略合作伙伴……而刚刚闭幕的第一届深港设计双年展,无疑是她的又一次大工程和大胜利。

  

40多个设计协会、机构及院校,跨界工业、平面、艺术、建筑、室内、服装、时尚、新媒体与科技等多个领域,八大展览+八大公众活动……在设计领域上,这种深度融合的深港合作还是首次。“早在2010年,我就提出了这个想法,与香港设计总会秘书长刘小康用了4年时间将想法变成现实,我们准备了9个月。”为什么要准备这么久?封昌红告诉记者,她要的深港设计双年展不是你搞你的我搞我的,大家把作品摆在一起就行了,“融合,这才是我的想法,所以我们有了企业与设计师的配对,有了深港两地学生的配对合作。”

  

这次展览无疑是成功的——无论是设计师还是参观展览的市民,都纷纷给予认可。华美术馆等展馆络绎不绝的观众就是大家对此最直接的表现。“只有全民真正的和设计融合在一块,全民懂得怎么去审视懂得设计,设计的土壤才更为的健康。在国内大部分设计展和文化交流活动自娱自乐现实的今天,如何让民众更多的参与到设计中间,成为了第一届深港设计双年展的打造策划的重点。”提到这里,封昌红神采飞扬:“我们讨论后开启了这个全国首创市区联动的展览形式,设立了10处不同主题的展场,采取深港两地多处区域联动的展览形式,助推设计走进民众并融入城市。现在市民的热情和观展人数都大大超过了我们的预期,我想我们是成功的。”站在设计师的立场上,中国著名平面设计大师韩家英表示:深圳和香港设计界之间的合作和融合,对两座城市的设计师非常重要。一方面,深圳以及整个内地的市场对香港设计师很有吸引力,另一方面,深圳设计师大多比较年轻,他们有此案花,有创意,有理想,有冲劲,欠缺的则是经验、专业度和国际视野,通过与香港设计师的密切合作,可以得到更大的提升和发展。尽管深圳和香港的设计师还存在各种差异,但是设计师们只要在一起碰撞,就一定会有积极的作用。

  

深圳设计致力于量化自身风格

  

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小鸟依人的女人成为了在设计领域奋斗不息的女超人?这还要从封昌红接手深圳工业设计协会说起。“那时我第一次在香港感受到了不被重视。”正是这种不公平的对待,让封昌红鼓足了干劲:“卧龙也有醒来的时候!今年的双年展,香港人震撼了,我特别高兴的就是,终于走出了我们的工业设计不被尊重的境地。”

  

封昌红认为,打开香港这道大门是对的,“我们2008年与香港签约,2009年与台湾签约,2010年是新加坡,2011年在机缘巧合之下与赫尔辛基、丹麦、瑞典建立了合作关系,这一系列成果我觉得很丰硕。这个月28日,中芬设计园开园,芬兰顶级设计师纷纷入驻,深圳的设计有了通往国际化的载体。我们向他们学习,制造业也受益,这个生态系统相互依存相互进步,这是一个多赢的局面。”

  

很多企业想挖角封昌红去就任高职,但她一一拒绝了,因为她的理想还没有实现,她还要继续奋斗下去。“我的性格就是——特别能坚持,要做就要尽善尽美。很多人找我做商业,但我还是觉得要实现——让世界看见中国设计这个目标,我以前预测这个目标要10年、20年才能实现,但现在的深港双年展让我有了信心,5年至10年之内应该可以达到这个目标。”

  

“未来整个国际化城市的名片将是创客。”封昌红说,产品没有设计就不能创造,不能变成品牌。设计已经是国家战略和使命感,深圳要有所担当,要代表中国设计,让世界认可。“当然,我们的工业设计发展时间短,深层次理解不足,”封昌红坦言,每一个过程都需要积累。对于品牌,国外的理解是“用户的体验和用户的研究”,这需要无数次的体验、改进,但国内可能是“两个星期内给我做出来”。“设计就是要追求极致,这是解决问题的工具,而理念的缺失是最根本的。”

  

在中国的设计界有一个怪圈,设计师喜欢把自己关在笼子里自娱自乐。“没有开放的学习情怀的话,就很难进步。要有海纳百川的心态,有胸怀才能做大做强。”封昌红认为,要走出去看看别人在做什么,不能自己觉得自己了不起,国外的设计师有非常包容的胸怀,这也是设计之都深圳必须有的胸怀。

  

“北欧的设计风格是极简,德国的设计风格是厚重,深圳的设计风格是什么?”封昌红很久以前就在思考这个问题,她现在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引领的标准,“你的方向是什么?深圳能不能量化出深圳设计的风格?这也是我们2015年的行动目标。”封昌红介绍说,设计的标准、行业引领的标准,最终就是深圳的品牌,这也是品牌化的发展。

  

在下一个5年里,封昌红还有一个目标:通过一个形式,将工业设计下一代的定义提到5.0,而现在工业设计正处于4.0的阶段。“通俗说,1.0是针对产品,2.0为战略提升,3.0为用户体验,4.0是社会、政治,”在封昌红的脑海中,与新工业革命结合,5.0将是“每个人”,“我正在思考,这需要若干个专家的认证,但是我有信心。”

2017大展

2016年深圳市工业设计专项资金申报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