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 报纸杂志 >

《深圳特区报》:深圳创客马拉松举行 48小时内将创意变成实物

日期:2015-03-13 09:45:21来源:编辑:admin

全球Global UrbanDatafest(创客马拉松)今年首次落地中国,并同时在深圳、北京、上海、杭州四地城市举行。深圳市城市设计促进中心(以下简称为“设计中心”)作为深圳地区的主办方,联合柴火创客空间、城市数据派、开源中国社、山寨城市等机构日前成功举办创客马拉松。通过网络报名的近50名参赛人员组成了六支团队,经过两天两夜的合作,以创意态度针对城市问题提出了解决之道。最后,垃圾分类奖励系统和互动精灵熊玩具获得了全球提名奖,智能安防项目获得了最受欢迎奖。设计中心主任黄伟文表示,本次活动自去年11月开始策划。这次活动最大意义在于,让创客的视野铺展到城市问题建设与治理,为城市建设和治理的盲点之处找到新的解决思路。

 

创意“落地”,为城市问题“支招”

 

“创客”一词来源于英文单词“Maker”,是指出于兴趣与爱好,努力把各种创意转变为现实的人。在前不久,“创客”一词风风火火“闯”入政府工作报告,如今正“声名鹊起”。

 

尽管名字“火”了,但对多数人来说,对创客仍然有点陌生。深圳创客马拉松让大众零距离了解何为“创客”。围绕垃圾分类、智能安防、环境监测、互动图书、社区互助以及为残障人士订制的3D街景眼镜这六大城市服务问题,来自深圳六支创客队伍在48小时的时间里发动了一场“脑力与体力风暴”。

 

譬如,针对垃圾分类问题,深圳较为悠久的创客社区SZDIY资深人士梁宏恩和他的团队就提出了解决方案,即居民领取有条码的垃圾袋,使用带有条码识别系统的垃圾桶(“激光一维码称重联网垃圾桶”),自动扫描条码并称重,将信息传到后台云端系统,后台记录和分析用户的垃圾分类和重量情况,进行奖励。这样一来,大大减少了垃圾分拣公司的工作量,并且能够让每个垃圾实现“溯源”,形成一个有效的监督、奖罚机制。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梁宏恩说,对城市生活垃圾进行源头分拣,是成本最为低廉而且安全卫生的处理方法。我们的创意来自“快递包”的启发,用条码的方式把垃圾分类。“创意出来仅仅是第一步,要真正改变或者改造城市,需要社区、监管部门、回收公司的一致努力。”

 

独生子女没有玩伴儿,邻里关系生疏,怎么办?互动精灵熊创意正是为了更好解决这一问题。互动精灵熊定位于7岁以下幼童,除了具备现有玩具属性之外,也加入了一些启蒙教育的功能,可以通过人和熊的触摸互动,通过云端系统连接,与别处同样拥有这个玩具的儿童产生互动和交流。此外,加入语音、人像识别等功能,也能做到增加邻里之间的交往。

 

城市污染成为暨南大学团队的课题。他们此次带来的《环境健康大数据》通过互联网工具,收集健康及环境数据(pm2.5、温度、氮氧化物等),进而做数据分析,并且给予用户一个反馈。

 

作为设计之都,深圳的创客们其实在很早就已经介入到城市问题的解决中。比如柴火创客空间此前有一个项目叫protei,就是一种专门收集墨西哥湾的漏油物质的小船,收集并处理油污,以解决海上污染问题。

深圳公共艺术中心的设计专员禹点认为,时代在变,创客的使命也在变。创客不仅仅要有一个想法,做一个东西,更希望通过自己的创意解决城市中的一些问题。这次大赛正是通过让创客对城市管理的想法“落地”,为城市的管理发展出谋献策。

 

不分年龄背景,人人都能成为创客

 

创客需要情怀,无关年龄大小,人人都可以成为“创客”。在活动中,最受瞩目的是一位年仅15岁,正在彩田中学读初三的中学生黄涛,他与他的同学组成了一个仅有2人的团队。他带来的课题是社区安防无人机。他的设想是将无人机应用于社区安保,在摄像头无法监控到的盲点或者安保人员不能及时到达的情况下起到预警的作用。黄涛说,他的无人机可以通过手机蓝牙控制,比以往更加方便,由于功率小从而也更加安全,此外,材料价格低廉,因而成本降低到了50元。

 

以科学家钱学森为偶像的黄涛从小对科技感兴趣,喜欢动手,在课余时间做科研,从初一开始就制作各种智能设备。如今他的能力与知识面已经相当于一个工作两三年的工程师。已经小有名气的黄涛以“创客”为傲。

 

梁宏恩认为,成为创客不需要什么必要条件,“你对某个设计不满,你希望通过一些想法改造或者改变一下,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你就会学习,去实践。这个过程也会不断催促你学习新知识。”

 

2010年成立的柴火创客空间已是国内知名的创客集聚地。在柴火的社区经理谢子君看来,创客并非高高在上,不管你什么背景,只要你敢于把自己与众不同的想法变成实物,可以说是一名创客,有创客精神。

 

让创客的产品更具社会价值

 

按照“长尾理论”的提出者克里斯·安德森的说法,正在兴起的创客运动,将会是数字世界真正颠覆现实世界的助推器,掀起新一轮工业革命。在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秘书长封昌红看来,无论在规模、影响力、国际化程度,深圳在这场工业革命中走在全国前列。“去年《全球创客深圳宣言》的重磅出击也成为业内大事,而且全民创新的氛围符合深圳的城市气质。”

 

过去一年中,世界级的创客大佬借Maker Faire(大型创客聚会)、开放创新论坛等活动,频频光临深圳。更早些时候,全球最大桌面3D打印机供应商MakerBot联合创始人Zach Smith来到深圳,在华强北运营一个硬件创业孵化器,不断从美国挑选创客团队,在深圳将创意变成产品。每年春季深圳的“制汇节”,都有上万个创客从世界各地汇聚到这里,交流展示各种新奇的玩意,拼创意、玩想法。

 

“创客”第一次出现在两会的报告,在谢子君看来,是对创客所做事情的一种鼓舞,也是给更多处在观望态度的人一种激励,“这会让大环境更加提倡创客文化,推动自下而上的创新、创造。”她也指出,从创客到创业,虽一字之差,要完成这个过程并不容易,需要资金、技术、产业链以及品牌营销等方方面面的配合。

 

封昌红正在筹备深圳创客协会,她对深圳创客的优势与劣势分析得非常透彻。她认为,由于开源创新、成熟的制造业和便捷的融资方式,深圳已经成为创客们的乐园。“创客的想法变成工业产品,要有外观,交互和使用功能,这也是工业设计的核心,离不开成熟的产业链。深圳的电子制造业经过三十年的发展已经形成完整成熟的产业链。加上政府鼓励创新,硬件方面,我们有足够大的优势。”

 

与此同时,封昌红也指出目前深圳创客存在一些“短板”,譬如从创客到创业,面临不少“坎”,“我们比较匮乏的是,如何将创意通过孵化器,加速器变成有真正的工业产品,并不一定要赚钱,而是对社会对城市有价值的产品。另外,创客的创意如何获得知识产权的保护等等问题,也是下一步我们关注的重点。”

2017大展

2016年深圳市工业设计专项资金申报指南